分类
跟失眠说再见

失眠,走好,不送

我有个朋友高中时得过抑郁症,虽然抑郁症治好了,但失眠的问题一直困扰着他。他的失眠症状是凌晨2,3点钟醒来,然后翻来覆去地在床上烙饼,说没睡着吧,好像也没想啥,说睡着了吧,又清醒地知道自己当下在想啥。就这样折腾到早上5点多能睡一会,但6点多闹钟就响了,该起床了。

几乎夜夜失眠这件事,除了感觉痛苦,似乎也没对他的生活产生多大影响,但是因为工作原因,他经常出国,出国回来就得倒时差,再加上失眠,他难受得要发疯,然后白天精神不振,脾气暴躁。他爱人对此也颇有微词。

世界上受失眠困扰的人有多少呢?2016年中国睡眠研究会公布的睡眠结界调查结果显示,中国成年人的失眠发生率高达38%,超过3亿人,在夜晚辗转反侧,在白天精神萎靡。

但现在失眠的人终于有救了!北京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睡眠医学科副主任医师孙伟,以自己14年的临床实践,为大家撰写了一本治疗失眠的书——《失眠巨兽疗愈》。

《失眠疗愈》这本书,把“失眠囚笼”和“疗愈”放在一起,而不是把“失眠”和“治愈”放在一起,这是何用意呢?“疗愈”这个词,经常出现在与心理学相关的书籍里,当失眠和疗愈放在一起时,就表明:失眠更多与心理有关,更多与身体和心灵的和谐统一有关。

事实也是如此,因为导致失眠的原因有三种,即素质因素(即失眠的发病基础)、诱发因素(触发失眠的生活事件)和维持因素(对失眠的不良因对策略)。除了第一个原因里包含一点失眠种子生理原因之外,其余所有都是和心理有关的原因。

比如:素质因素里的焦虑性人格、诱发因素里导致失眠的生活事件、以及解决失眠的错误对策等,这些都与一个人的性格和他处理关系的方式有关。

因此孙伟博士反复强调,失眠要“先睡心,后睡眼”。当你看完孙伟博士的这本《失眠疗愈》你会发现,原来治愈失眠的过程,也是一个发现自己,认识自己的过程,也是一个学着“活在当下”的历程。

分类
跟失眠说再见

跟失眠say goodbye

失眠本身对身体并没有太大的危害,但害怕失眠比失眠可怕;不必强迫自己每天睡够8小时,睡眠时间的长短,因每个人身体素质的不同而不同,就像有人饭量大,有人饭量小,非要睡够6小时就精力充沛的人睡够8小时,如同让饭量小的人吃饱了再咽下2馒头一样难受。

还有睡眠手环在睡眠时长的监测上数据可靠,但在什么深睡眠、浅睡眠上的监测结果误差太大。可如果睡眠手环的监测结果让你感到放松安心,那就继续使用,这是个积极的心理暗示。但如果监测数据让你感到焦虑有压力,那就关闭睡眠手环上的睡眠监测功能吧。

孙伟博士强烈建议:不要试图“控制”睡眠,试图控制必然产生焦虑、紧张的情绪。接纳当下的状态,睡不着就睡不着,不做评判,反而能够放松心情。

失眠无情,困扰了太多人。

14年的临床实践,孙伟博士和10万+患者打过交道,总结了一套治愈失眠的行动方法和一套治愈失眠的心理办法。

行动办法总结起来是五个字:上下静不动。这五个字是根据睡眠三要素总结出来的。人能够拥有好睡眠取决于三个要素:睡眠节律即生物钟、睡眠动力即想要睡觉的意愿和身心放松。因此,“上下”——每天晚上10:30上床,5:30下床可以形成睡眠生物钟;“不动”——不补觉、不午睡、不赖床、不在床上做与睡眠无关的事情以及白天有氧运动1小时,是为了提高睡眠动力;——静心练习1小时。

关于“如何动”和“如何静”,不得不提到,孙伟博士学贯中西的知识背景,为他能够发现这些方法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有些失眠患者问孙伟博士,是否有一些中国传统养生功法可以改善睡眠,可他是西医啊,他并不了解这些啊,但患者们的意愿很强烈,于是他上武当山系统学习太极拳,可太极拳太复杂,患者很难学会。

直到他遇到孙一乃老师,和孙一乃老师学了“筑基功”,才算是找到了对于失眠患者即简单易行又疗效显著的运动方法——乐眠操。大家可关注公众号“活字健康”,那上面有孙伟博士本人亲自示范的“乐眠操”。

失眠巨兽囚禁我于失眠囚笼里,这是我一个人的失眠之境-无眠结界。失眠无情,失眠种子BUG般地在我的身体里肆意生长,搞得老子没睡意,手机还有电就不用睡,没wifi我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