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与君共无眠

怎么给宝宝选婴儿车?看这一篇就够了

市面上有成千上万款婴儿车,价钱从几百到几千到上万的都有,功能五花八门,买辆婴儿车真是要逼死各位选择困难户,而且买错一辆,起码也冤了几百一千了,作为用过5辆婴儿车的老司机,今天我就来给大家好好扒一扒这个婴儿车,让大家快速了解选购的一些门道,让你买起婴儿车来不再纠结,也少花冤枉钱。

买一件商品,我们首先考虑的当然是价格,会在我们能接受的价格范围内的商品中进行选择。而刚才也提到了,市面上的婴儿车从几百到几千都有,那么它们这个差价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呢?品质上真的是有差那么远吗?还是说纯粹是大品牌在坑钱?

其实呢,单单是生产成本,卖几千块钱的车和几百块钱的车,还是有比较大的区别的,这主要体现在用料和品质这两方面。

用料这个大家好理解,哪怕是同一款车型,车架用的是铝合金还是铁,塑料件用的是PP还是PVC,车轮用的是PU橡胶还是EVA,这之间的成本差价都已经大了去了,再者,哪怕同样是PP塑料,你用的是全新料还是回收料,这又是一个大差价,就像前些时间被曝光的黑心厂商,用医疗回收废塑料来生产婴童产品,就是为了省下些材料成本来提高利润,最终,这些不同的材料,就影响着这车的性能、耐用性以及安全性。

品质方面呢,主要就是说厂商对成品质量的要求了,你要求越高,就意味着要付出更高的成本。例如磨具,一套好的磨具和差的磨具,成本能差二三十万,而磨具的好坏,就影响着车体结构衔接处的贴合度、结构的稳定性、零件表面的手感、毛边毛刺等。又例如良品率,如果厂商对良品率的要求是80%的话,就意味着投放到市场销售的产品,有可能20%左右是存在一定的品质问题的,而要提升产品的良品率,就需要厂商进行更高精细度的生产,投入更长的生产时间,这又是对生产成本的推高。

还有个国标也值得给大家说一说,在国内正规销售的婴儿车,必须通过国家的3C标准,而有些同时也会送检欧标,如果连欧标也通过,那该款婴儿车的品质还是挺有保障的,毕竟欧标比国标会更加严格,例如一个路况障碍物模拟测试,国标36000次就可以过了,而欧标要72000次才能过。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睡眠习惯的矫正

睡眠习惯的矫正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整体矫正法(我就是用这个方法帮助贝茨 的),另一种是分步矫正法。几个不同的睡眠习惯可以放在一起矫正,也可以逐个 矫正;一个单独的睡眠习惯可以一次矫正,也可以分步矫正。比如有的孩子需要家长摇着才能入睡,这个习惯完全可以分解成几步加以矫正: 第一步,减少摇晃的频率; 第二步,只是抱着孩子但不摇晃他; 第三步,将孩子放在床上,只是看着他。 绝大多数家长选择整体矫正法,我觉得这个可以因人而异,如果家长觉得分步 矫正更有利于孩子与自己,那完全可以分步实行。

记住,在每一个步骤开始前都要 巩固前一个步骤,整个过程的时间长短取决于分几个步骤来实行。 孩子的适应能力非常强,花几天时间就可以让孩子改变固有的睡眠习惯,建立 起新的睡眠习惯。这样强的适应能力有弊有利:弊端就是坏的睡眠习惯非常容易养 成,有利的地方则在于矫正这种不良睡眠习惯也比较容易。举例来说,一个9个月大 的孩子原本有非常好的睡眠习惯,但有一天他病了,家长为了照顾他不得不天天陪 着他睡,等病好了,这个孩子就再也不肯自己睡了。

从乐观的角度来看,一个过去 天天要父母哄着入睡的孩子,也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学会自己入睡。 鉴于孩子这种超强的适应能力,我觉得完全可以采用整体矫正法,尽快帮助孩 子完成矫正过程。当然,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分步矫正法反而更有效。对于一离开 父母就焦躁不安的孩子,或者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睡的孩子,家长首先要找出根源, 看看孩子是不是过分依赖奶嘴或家长的安抚,然后再考虑让孩子与自己分开睡。

如 果孩子对家长是否在身边不太关注,而是纠结于父母为什么不过去安抚他,那家长 完全可以在一开始就将孩子放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 分步矫正法与其说是为孩子设计的,不如说是考虑到了家长的实际需要,它将 矫正过程拆分成几个步骤,家长可以逐一攻破。对聋哑儿、癌症患儿或者神经系统 异常的孩子来说,分步矫正法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只有通过长时间、多步骤的矫正 ,他们才能建立起新的睡眠习惯。甚至在某些个案中,整个矫正过程一无所获。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循序渐进睡眠法

循序渐进法 要解决由睡眠环境不适宜引发的儿童睡眠问题,需要家长帮助孩子重新建立一 个适宜的睡眠环境,让孩子在半夜醒来时感觉自己仍旧处于入睡时的环境里,周围 的一切都处于可控状态。要达成这个目标,家长第一步就要仔细检视孩子现有的睡 眠环境,找出不适宜之处。这个不适宜之处可以是任何的小细节,比如夜间哺乳、 吮吸特定的物品、入睡时需要人摇着或哄着、睡眠时需要人轻抚后背,也可以是需 要人轻拍着才能入睡、睡眠时需要大人抱着四处走动、喜欢在汽车后座上睡,还可 以是需要听着特定的摇篮曲或者开着电视或音乐才能入睡,抑或是喜欢听电器发出 的嗡嗡声。 家长帮助孩子重建睡眠环境的第一步,就是要充分认识到这是一个辛苦的过程 ,要抱着体谅的心态,耐心地坚持下去,直到孩子适应新的环境为止。改变旧的睡 眠环境肯定是违背孩子的意愿的,孩子一开始肯定会产生抵制情绪,会大哭大闹, 家长要学会对孩子说不,想办法纾缓这种抵制,绝对不能放弃。

只要坚持,少则几 天,多则几周,孩子的睡眠就会有所改善。 我们重新来探讨贝茨的案例,我处理这个案例的方法很值得借鉴。在我着手处 理这个案例后,我就跟贝茨的父母一起找到了问题的症结:贝茨在入睡时与夜间醒 来后都需要家长摇着她。然后我们一起规划了目标:大家一起努力,矫正贝茨的睡 眠习惯,使她能够独自、安稳地睡在自己的婴儿床上。这就意味着我们需要改变贝 茨现有的睡眠环境,建立一个新的睡眠环境,让她能够在夜间醒来时自己再次入睡 。我用的方法就是“循序渐进法”,下面我详细介绍一下,家长也可以参考表3-1帮 助理解。表3-1 帮助孩子建立新的睡眠环境:循序渐进法 以下建议是以孩子独自入睡为前提的。当然,我也为那些与家长同房同床或者与家长同房不同床的孩 子提出了相关建议,家长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变通使用。 1.矫正开始后的几周内可以适当推迟孩子的就寝时间,以30~60分钟为宜。

同时应该确保孩子早晨起 床的时间与平时一样,白天小睡的时间也不能随意增加。 2.就寝时家长要将孩子安顿在他自己的床上,不能抱着他或摇着他,要确保他入睡时的睡眠环境与半 夜醒来时一致,这样就算他半夜醒来,看到一样的环境,也比较容易再次入睡。 3.如果孩子在就寝时或半夜醒来后哭闹不休,家长可以试试表3-1提供的等待时间,有意识地逐渐增 加等待时间。如果家长觉得表3-1里的等待时间太长了,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 4.如果夜里孩子哭闹的次数超过了表3-1给出的次数,家长也不应该放弃,而应该继续按照当夜等待 时长的最大值重复执行,直到孩子在家长不在的情况下自己睡去为止。 5.到了第3天或第4天,孩子的睡眠状况应该有了很大的改善。如果到了第7天,情况虽然有了改善, 但是仍未根除,那家长可以在第7天的基础上适当延长每次等待的时间。

但是,如果到了第7天,情况一点 都没有改善,甚至变得更糟,家长就应该对整个矫正过程进行反思了,请参考稍后的内容。 6.在每一次等待之后,家长都应该走进房间看看孩子,停留的时间不应该超过两分钟。 7.一旦孩子在清晨醒了,不管他醒来的时间比平时早还是比平时晚,都应该让他起床。整个夜间睡眠 应该在一个房间内完成,不能这个房间睡一会儿,那个房间睡一会儿。 8.如果孩子不愿意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可以把孩子房间的门锁了,等他开始哭闹后,按照表3-1提供 的时间走到门边去。如果锁门不管用,家长可以把自己房间的门也锁了。 9.如果孩子跟家长同房不同床,孩子不肯待在自己床上,而是跟着父母一起走出房间或者爬到父母的 床上,家长就要在离开房间的时候果断地关上门,然后根据表3-1给出的时间间隔进入房间,重复这个步 骤,直到孩子自己睡着为止。

10.如果孩子跟家长同睡一张床,当孩子哭闹时,家长要跟孩子保持距离,根据表3-1给出的时间间隔 适时忽略孩子的任何要求。11.表3-1不仅适用于夜间睡眠,还适用于白天小睡。如果孩子经过半小时还睡不着,或者睡了一会儿 就醒来哭闹,家长应该终止这个小睡。另外,白天的小睡最好不要太迟,以免影响孩子夜间的睡眠。 12.家长可以参考图3-1中的睡眠情况记录表以及图3-2贝茨睡眠情况记录表,及时记录孩子的睡眠情 况,以观测整个矫正过程。 在与贝茨的父母充分沟通后,我们达成了共识。从那以后,每天晚上贝茨入睡 时以及半夜醒来后,家长都不能去贝茨的房间,我们希望能让她独自入睡。一开始 贝茨会哭闹,家长就放任她哭闹一段时间,然后走进贝茨的房间,停留一小会儿, 在她还清醒时就离开房间。

如果家长离开后贝茨再次哭闹,就再放任她哭闹一会儿 ,然后再次进入房间,逗留一小会儿,仍旧在她清醒时离开。如此反复,直到贝茨 凭自己的能力睡着为止。家长放任贝茨哭闹的时间逐渐延长,比如第一天放任她哭 闹5分钟,第二天就变成10分钟,第三天就变成15分钟。 图3-1 睡眠情况记录表 在实施矫正方案前,我问过贝茨的父母对贝茨的哭闹能够忍受多久,他们觉得 可以忍受15分钟左右,尽管如此,我还是坚持把第一个放任时间定为三分钟。根据 我的经验,3~5分钟是家长比较能接受的第一个放任时间的长度,当然就如上文所 说,如果家长还是觉得这个时间太长,完全可以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第一天晚上,我们让贝茨晚半小时上床。就寝之后,父母要保持安静,绝对不 哄她,也不去摇她。如果贝茨开始哭闹,家长可以在三分钟后回到房间,让她明白 爸爸妈妈一直都在身边,同时也让家长知道贝茨很好,可以放心。

家长可在房间内 逗留一两分钟,这期间绝对不能抱起她,也不能像往常那样摇着她,可以跟她简短 地聊聊天,帮她盖好被子,但是时间一到,不管贝茨是不是哭得更凶了,家长都要 离开房间。 等贝茨哭够5分钟,父母就再次进入房间,重复第一次做的事。此后,如果她再 哭,父母就等上10分钟再进入房间。我们给第一个晚上设定了一个最长的等待时间 ,就是10分钟,也就是说,从第三次进入房间开始,家长在门外等待的时间都是10 分钟,如此反复,直到贝茨在父母离开的情况下自己睡着为止。当然,如果贝茨在 这个过程中停止哭闹,或者哭闹声渐渐变小,家长就不再进入房间,因为家长此时 介入可能干扰贝茨,她正在学习如何自己入睡呢。 如果贝茨夜间醒来,家长就重复上述步骤,第一次等待3分钟,第二次等待5分 钟,以后每次都等待10分钟,直到贝茨再次入睡为止。

但是,如果贝茨醒来的时间 比她平时起床的时间早一个小时或不到一个小时,家长就无须再次重复上述步骤, 而是应该让她起床。贝茨一般7点起床,这就意味着如果她在6点以后醒来,家长就 应该让她起床。如果贝茨到了7点还没醒来,不管前一天夜里她有没有睡够,家长都 要叫醒她。 白天小睡时,家长的应对方法跟夜间睡眠时一样。

如果在半小时内贝茨既不哭 闹也不入睡,那家长就应该终止这次小睡。如果稍后她在地板上或游戏室里睡着了 ,家长就让她睡。对贝茨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独自入睡。只要贝茨每次都在自己 的婴儿床上入睡,时间久了,她就自然会将睡觉与婴儿床联系起来了。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矫正  睡眠习惯

睡眠习惯的矫正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整体矫正法(我就是用这个方法帮助贝茨 的),另一种是分步矫正法。几个不同的睡眠习惯可以放在一起矫正,也可以逐个 矫正;一个单独的睡眠习惯可以一次矫正,也可以分步矫正。比如有的孩子需要家长摇着才能入睡,这个习惯完全可以分解成几步加以矫正: 第一步,减少摇晃的频率; 第二步,只是抱着孩子但不摇晃他; 第三步,将孩子放在床上,只是看着他。

绝大多数家长选择整体矫正法,我觉得这个可以因人而异,如果家长觉得分步 矫正更有利于孩子与自己,那完全可以分步实行。记住,在每一个步骤开始前都要 巩固前一个步骤,整个过程的时间长短取决于分几个步骤来实行。 孩子的适应能力非常强,花几天时间就可以让孩子改变固有的睡眠习惯,建立 起新的睡眠习惯。这样强的适应能力有弊有利:弊端就是坏的睡眠习惯非常容易养 成,有利的地方则在于矫正这种不良睡眠习惯也比较容易。举例来说,一个9个月大 的孩子原本有非常好的睡眠习惯,但有一天他病了,家长为了照顾他不得不天天陪 着他睡,等病好了,这个孩子就再也不肯自己睡了。从乐观的角度来看,一个过去 天天要父母哄着入睡的孩子,也只需要几天时间就能学会自己入睡。

鉴于孩子这种超强的适应能力,我觉得完全可以采用整体矫正法,尽快帮助孩 子完成矫正过程。当然,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分步矫正法反而更有效。对于一离开 父母就焦躁不安的孩子,或者第一次自己一个人睡的孩子,家长首先要找出根源, 看看孩子是不是过分依赖奶嘴或家长的安抚,然后再考虑让孩子与自己分开睡。如 果孩子对家长是否在身边不太关注,而是纠结于父母为什么不过去安抚他,那家长 完全可以在一开始就将孩子放到他自己的房间里去。

分步矫正法与其说是为孩子设计的,不如说是考虑到了家长的实际需要,它将 矫正过程拆分成几个步骤,家长可以逐一攻破。对聋哑儿、癌症患儿或者神经系统 异常的孩子来说,分步矫正法是他们唯一的选择,只有通过长时间、多步骤的矫正 ,他们才能建立起新的睡眠习惯。甚至在某些个案中,整个矫正过程一无所获。 戒掉奶嘴 减少孩子夜间对父母的依赖可以与断奶分开进行。可以在减少对孩子的安抚的同时,保持夜间哺乳的习惯,即使孩子在哺乳过程中睡着了也不要紧。家长可以在 给孩子喂完奶后就将他挪到自己的床上去,而不需要等到孩子完全睡着了才开始挪 动。

相反,在孩子还清醒时挪动他更好,这样他就会意识到自己不跟父母一起睡了 ,半夜醒来的时候也不会对周围的环境过于排斥。如果孩子在挪到小床上之后还醒 着,家长可以按照表3-1给出的时间间隔来回应孩子。记住,一旦在睡前喂过孩子, 整个晚上就都不需要再喂了。 如果孩子对睡前哺乳的依赖性比较强,每次都在吃奶时睡着,那家长就需要考 虑将睡前哺乳与白天最后一次哺乳分开了。可以适当将睡前哺乳的时间提前,在哺 乳过程中如果孩子开始犯困,家长可以及时将他叫醒,在他清醒时将他挪到自己的 小床上去。白天小睡时也这样处理。 有些孩子晚上要喝很多水或奶,他们的睡眠质量肯定不好,因为他们会更容易 感到饿,机体节律会随之改变,更容易尿床。但是,突然停止让孩子在夜间进食, 对父母与孩子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家长可以逐渐减少喂食的次数,降低 喂食的频率。 有些孩子喜欢在晚上吸奶嘴,这可以帮助他们尽快入睡,如果家长能帮助孩子 戒掉奶嘴,孩子对奶嘴的依赖性就会彻底消失。

但是,有些孩子在白天都时刻含着 奶嘴,那要戒掉就有点难了。 我建议家长们先减少孩子白天吸奶嘴的时间,可以在早晨和下午的某一个时间段内禁止孩子 吸奶嘴,然后逐渐延长这个时间段。在禁止孩子吸奶嘴的时候,家长可以想办法转移孩子的注意力。 一旦孩子只在夜间与休息的时候吸奶嘴了,家长就可以逐渐帮助孩子戒掉对奶嘴的依赖。 让孩子戒掉奶嘴要比想象中容易得多,尤其是4个月到一周岁的孩子。随着年龄 的增加,戒奶嘴的难度也会增加,因为孩子的抵抗情绪会更强烈,保持清醒的时间 也会更长。

有的家长会限制孩子夜间吸奶嘴的时间,但是这个方案执行起来非常麻 烦,也非常耗时。家长可以强硬一点。有的孩子虽然整夜含着奶嘴,但是真正吮吸 却只有10分钟或者20分钟,而且通常是在入睡时或者醒来后再次入睡的间隙。只要 让孩子过一两天没有奶嘴的日子,他就会习惯没有奶嘴。所以头两天,家长可以让 孩子晚点睡,等他困得不行了,就不会在乎有没有奶嘴了。一旦孩子能够在没有奶 嘴的情况下自己入睡,家长就再也不能将奶嘴递给他了。关于孩子与父母一起睡的建议。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又失眠了,我

这是一个高尔夫球俱乐部的圈子,她是活跃成员,所在地显示为台北。虽然她的头 像有硕大墨镜遮脸,嘴唇鲜红,我还是知道,我终于,找到了她。 我翻看了她的每一张照片,有参加化装舞会的大烟熏,有去加拿大读书时候的外国 男友,似乎是最近才迷上了高尔夫,她戴着帽子穿运动服笑起来的样子,和照片 上,一模一样。 她说想变成独一无二的自己,所以每天都像狗熊一样一路掰着玉米棒子在奔跑。 她的日志都写得非常简洁,连简洁都不足以形容,我猜她大概很喜欢日本俳句,每 一篇只有一句话。 “我喜欢吃莲雾的理由,是因为,它比较贵。” “失眠了,台北有雨,明早我会告诉你,一共下了多少滴雨。” “深夜旅馆有情侣吵架,睡不着的我,更精神了。”

“又失眠了,我。” “请叫我少奶奶好吗?” 手里的烟兀自烧光,烧到食指,留下了小疤痕。我给她留言,对她说:“我是庄 瑾,我们有同一个爷爷,我想和你联系,想让他知道家人都好。” 我留下了一切联系方式,等待她与我联系。可是后面的一周里,没有任何消息,我 有点泄气,或许,她是把我当作骗子了吧。周末带完团,我坐在护城河边吃甜筒,还在想庄琮的事情,突然就接到了她的电 话,简直措手不及。 她说:“你是庄瑾吗?我是庄琮。你好。” 声音温柔,像麻薯团子一样糯糯的普通话。她说:“是庄瑾吗?” “哦哦……我是……那个,我不是骗子。” 她在电话里笑起来:“我刚从印度回来,所以才看到你的留言……” 我一直都记得,那一天的夕阳,被湮没在灰色的云层里,河水上,有粼粼的白光浮 动。

我们说了很久很久的话,说前因后果,说来龙去脉,说到挂断电话,才发现甜 筒已经化了一手。 后来我就收到了她寄来的恒河沙,名为“金刚砂”,镌刻六字大明咒,我放在耳边 轻轻摇晃,听见里面传来沙石摩擦的声响。 她在MSN上给我传了爷爷的照片。我们的奶奶都已去世。都带着一个关于生离死别的 梦,睡在了远去的时代里。 一直到离开这世界,她们都有各自永远也不会知道的真相。 爷爷看起来更老了一些,微微驼背,坐在廊檐下,望着远方,目光浑浊而模糊。

她说自从奶奶过世后,爷爷常这样坐着,一坐就是一下午。哪里也不去,也不说 话。每年只出一次远门,就是去陵园看望故友。他杀了很多人,每一个都是朋友。 “爷爷现在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大多数时候已经认不清人了。”我突然想到小时候爸爸说,爷爷已经不记得从前的自己了。 一语成谶,命运早已把结局告诉给我们。 有时我又会闭上眼睛,想象如果我是爷爷,在垂垂老去之后,再回忆前半生的战火 纷飞与辗转流离,会是怎样的心情。 所以庄琮问我有什么爱好时,我思索了一下说,嗯,冥想。总有一天能与神对话, 知道一切想知道却不知道的事情吧。 她发了整整一行的“哈哈哈”过来,然后说:“为什么你这么相信有神的存在?” 为什么呢?我又很认真地思索了一下。 小时候,住在学校分给爸爸的宿舍里,三层小楼,没有灯,过了傍晚,楼道就变得 昏暗。

黑暗带来的恐惧,又被恐惧本身无端放大。 伴着如影随形的恐惧,每上一级台阶,我就会拍一下手,一边拍,一边走,仿佛一 场仪式,后来有人说,拍手也是驱魔的方式,唤醒沉睡的神明,让自己勇敢一点 点。庄琮说,原来记住一些小细节,也可以很有意思。 我想她的世界大概很大。毕竟,高尔夫、赛车、爵士舞这些运动,离我就像西天一 样遥远。 她说拿了我和家人的照片给爷爷看,爷爷看着就傻呵呵地笑,说阿琮啊,你怎么跑 到画片里去了。我不知道,他的心里有没有一刻回放出,离开的那一天,舷窗外掠过的匆匆白云。 我们约定,一定要见面,她说,我有一些耗费心神历时弥久的棘手事情需要处理, 处理完,我争取去大陆。

而这一约,又是三载过去了。 我从地接导游变成领队,会带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客人从北京去往全国,走很长的路 途。离庄琮最近的一次是在鼓浪屿,很多夏令营的孩子对隔海相望的隐约岛屿挥手喊 话,我的心,却静得只听见海风的呼啸。 好像听一首歌的时间就能抵达的地方,却只能站在远处,默默地相望。 世界在三载时光里,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化,比如爸爸终于可以往爷爷台北的家 里打去电话,可是爷爷已经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了。

庄琮每一次在网上匆匆和我说完话,都会说,我去看你,于是,就说到了去往静安 寺的长途车上,印度客人们昏昏欲睡。她打给我说:“我在上海,你这几天可以来 吗?我不能久留。” 我突然笑了:“我会去静安寺。” “在那里等我。” 所以就这样要见面了吗?我有点措手不及,连忙打开车窗,对着反光镜看了看自己 的脸,看有没有北漂青年的窘迫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