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睡眠障碍

     我在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儿童睡眠障碍中心工作时,经常会接到家长们打来咨 询儿童睡眠问题的电话。每当我接起电话,家长们就会纷纷诉苦,比如绝望地说“ 我已经束手无策了”或者“我们已经智穷计尽了”。这样的电话接得多了,我也就 自然而然能猜出他们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通常来说,这些家长都有一个5个月到4岁大的孩子(大部分是家里的第一胎) ,这个让父母头疼的孩子要么无法安稳地一觉睡到天亮,要么会在夜里反反复复醒 来。家长们疲于应对,表现得沮丧、筋疲力尽甚至怒气冲冲,家庭关系因此变得紧 张。家长们开始怀疑,到底是遗传方面出了问题,还是自己没有尽到做家长的责任 。

在我遇到的绝大部分案例中,家长们在打电话求助之前就已经咨询过身边的亲 朋好友甚至儿科医生了,而他们得到的建议无非是“你就随他哭闹去吧,哭完了就 消停了,不能太宠着他”,或者“这是挺自然的一个阶段,等他慢慢长大,自然就 好了”。尽管家长们不想放任不理,但是在绞尽脑汁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都不奏 效之后,就开始考虑破罐子破摔了。

家长们越是绞尽脑汁去尝试各种办法,这种消 极的放任情绪就来得越猛烈。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受不了,他们会想:“在我自己崩 溃之前,这孩子能不能消停啊?” 一开始,事情还处于可控阶段,但是,如果孩子晚上睡不好,或者有其他闹心 的睡眠问题,比如夜惊、遗尿、做噩梦或打鼾,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束手无策。但 事情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通过努力,绝大多数儿童的睡眠障碍都可以得到缓解 ,部分可以完全治愈。在这本书里,你可以找到睡眠问题的分类方法,从而自己为 孩子确认症状。同时,本书也提供了很多解决问题的实用方法供家长们参考。 我在儿童睡眠障碍中心工作时,通常会同时会见家长与孩子,和他们一起探讨 如何解决孩子的睡眠问题。我会详细询问孩子的睡眠情况,搞清楚睡眠问题的发作频率与持续时间、发作时症状如何、在症状出现时家长采用的处理方法以及家族病 史及其他可能影响睡眠的因素。了解以上信息之后,给孩子进行体检,个别案例再 辅以实验室研究,一般情况下,我都能准确判断出睡眠障碍类型与起因,从而与家 长一起解决问题。

我们通常不采用药物治疗,而是与家长一起给孩子制定新的作息 规律,探讨新的应对方法。 治疗中,需要矫正儿童的生物节律,至少需要重新制定作息规律,让儿童适应新的入睡时间 ,母亲们则要减少夜间喂食。在此过程中,家长们需要正确掌控孩子的行为,适当地激励孩子。

我通常会不厌其烦地与家长们讨论治疗方案的每一个细节,让他们赞同这个方 案并且有自信从始至终贯彻它。因此,在讨论中,我尽量让家长来做选择。每个家 庭的文化背景与社会层次都不同,最佳治疗方案也大相径庭。如果孩子年纪稍大一 点,我们会征求他的意见。这样得出的方案才能恰如其分地符合每一例个案。 儿童睡眠障碍既不是家长失职导致的,也不是一个所谓的“自然阶段”可以等 它自然度过,有睡眠障碍的儿童通常没有任何生理问题和精神障碍。

在不同的家庭 和社会环境中,儿童睡眠障碍是普遍存在的,而通过适当的治疗,绝大部分症状都 能得到缓解。 我们对不同类型的睡眠障碍采取“分而治之”的方法。如针对睡眠中的呼吸暂 停综合征,我们通常给予药物治疗,或者辅以外科手术。而在应对抑郁性嗜睡、做 噩梦、夜惊或黑夜恐惧症等障碍时,我们则更多地考虑情绪因素。总之,准确判断 病因非常重要,唯有如此才能对症下药。 儿童的睡眠状况不仅会影响其以后的行为习惯,更会影响家长对孩子的评价。

我常常听到家长们说:“我的孩子真是个好孩子,不哭不闹,等我们摇他,他才醒 来吃奶。”尽管家长们说的是婴儿睡眠状况良好,但这种评价不由自主地就有了道 德评价的意味,在他们看来,不哭不闹的孩子是“好”孩子。 这种评价很容易影响家长对待孩子的态度。如果孩子有睡眠问题,家长就会焦 躁不安,会很自然地将这样的孩子称为“坏”孩子。

如果夜夜都要照顾一个哭闹不 休的孩子,反复起来安抚他,家长的睡眠就会完全被剥夺,如果情况严重,家长的 负面情绪还会延续到第二天白天,他们会感觉心力交瘁。此时,家长与孩子间的关 系就会变得紧张,甚至波及与配偶、朋友的关系。如果你正在遭受如上所述的痛苦生活,那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的孩子可以睡得更好,你也可以睡得更好,而解 决之道就从准确判断孩子睡眠障碍的类型开始,循序渐进,找出治疗方案。

 

分类
失眠的样子 失眠那些事儿

渴望入眠

爸爸笑了笑,胡子拉碴,鬓角还有掺杂的白发。他把我的碗挪到自己面前,把自己 拌好的面给我。我想起每次我和大成一起吃馄饨,我都会把吃剩下的一碗烂馄饨皮 推到他面前,大声说,哎呀,你吃东西真恶心! “不要担心,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他对你好不好?不好爸爸去修理他。”

我不说话,低头吃面。和活了十五年只见过十五次、加起来相处的时间不超过一千 个日夜的爸爸讨论“早恋”问题,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看来还没有捅破窗户纸。这年头的男孩子都不太主动,女孩子主动一点儿也没什 么。

如果觉得他好,就告诉他,以后可以一起去上大学。有些度自己把握一下就 好,但是,把握自己喜欢的人和事情更重要。” 爸爸一点一点把话说出来的腔调,很像他写来的每一封信。小时候妈妈给我读,后 来我会自己去看。一面看一面腹诽,再嫌弃地丢回去,可是好多句子,却记在了心 里。“只有海水,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的海水,即使会在这里永远睡去,也不会害 怕。”

“真希望你们也在我身边,天空里有南十字星。” “我远离地面和热闹人群太久,但是因为你们,我有勇气重返社会。” “南极是无法被想象的。寒冷是无法被想象的。最美的风景,永远不在人的头脑 里。” 吃完面,爸爸扔给我口香糖,而后若无其事地回了家。我借口作业多,钻回了房 间,但是爸爸好像一直和妈妈吃饭聊天到很晚。

如他所说,他很能吃,第二顿饭也 吃得仿佛饿了好几天。隔着一扇门,我抱着膝盖坐在木地板上,像以前每一个他回 家来的夜晚,在一盏台灯的幽微光芒里,听他讲述海洋的深情与绝望。 而这一次,他也一样,十五天之后,再度起航。他保证说,下一次再回来时一定争 取休息半年。

妈妈半开玩笑地说,等你休息了,女儿已经离开家,去读大学,去工 作,去嫁人了。 可是我背靠冰凉的门,想的是,妈妈已经不是和他去清真面馆约会的少女、不是等 待丈夫的少妇了,她正一天天老去。 我从没有看见她哭过,说起爸爸来,她总是眉开眼笑。我总是和大成猛烈抨击这种 看起来道德又高尚的婚姻。大成依旧是笑,像隔了一层雾霾的太阳,笑得朦胧温 暖,他说,那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 在身边。不离不弃。

触手可及。没有陆地与海洋的距离,要看到一样的星空,感受 一样的风,在同样的季节,穿一样多的衣服。 他还是笑,低下头,看海河的水,把冰激凌的包装纸撕开给我。“喜欢就告诉他,和他考一样的大学,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爸爸临行前,突然弯 腰凑在我耳边,说得郑重其事。

妈妈说,你们什么时候变得有悄悄话可讲了?爸爸只是眨眨眼。 那一天,码头如他回来时一样热闹,有人拉横幅欢送,有记者做现场连线,而我, 还是和大成一起坐在沙滩上吃冰激凌。我什么也没有说。

分类
失眠的样子 跟失眠说再见

无眠痛苦

那些仿佛永远也不会结束的长夜,我就像是钻进了另一个时空,一切都凝滞了,我 走在失重的黑暗里,看到了一幕幕悲喜剧幕升又幕落,我看着一个个人物登台又挥 手再见,像做了一场梦,醒来之后,把这一切说给你听。

二十个故事,二十个夜晚,愿你长夜安稳,一梦天明。 姚瑶2015年夏,于北京 有些人,他属于你,可你从不觉得会拥有。 而有些人,他不属于你,可你从未想过有分离。 雪花一团一团落下来的时候,我正和大成坐在东江港脏兮兮的沙滩上,专心致志地吃冰激凌。我们都不说话,大海轰鸣的声音遥远又寂寞。不远处有重型轮船进港, 在铅灰色的天空下,我说,大成,我很想哭。 起初我们没有察觉,后来一口咬下去,尝到香草奶油有了冬雪的味道,才发现彼此 的身上,都覆盖了一层精致的雪。 “我们都坐在这里不动,第二天会不会变成雪人?” “那你就是哭的雪人,我是笑的雪人。” “……” “码头那边好像很热闹。” “哦。” 我不喜欢码头,也不喜欢轮船,那不是个好地方。那是通往世界的入口。

一朵又一 朵海浪轻而易举地分割了时空,让音信杳渺,容颜模糊。 我喜欢做一些与季节逆反的事情,比如冬天吃冰激凌,光腿穿雪地靴,去刺骨的海 水里游泳,三伏天连吃一个星期火锅,空调开暖风把身体里的水分一点点蒸干。这 些矫情又不可理喻的事情,都要和大成一起做。他总说我在过爸爸的季节,我绝不 承认。甚至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过同爸爸在一起的时间,对他的了解,多过对爸 爸的了解,他是我最喜欢的男孩子,没有之一。 “你最崇拜的人是谁?” “没有……”“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妈妈。” “还有呢?” “还有……大成。”

一路长大,一路被不同老师用同一个问题困扰,我在他们面前对大成告白了无数 次,只是他从来不知道。而我知道,在他们的心里都有一个标准答案,我最崇拜的 人应该是爸爸,最喜欢的人也应该是爸爸,因为他是极地科考船工程师,被称为对 祖国有贡献的科学家,他得过的先进比我见到他的次数还要多。 但是我不喜欢他,因为我和他不熟,你会喜欢一个和你不熟的人吗?每一次,他回 到家,总要问我几岁了、上几年级,乐此不疲。我都是哼一声去找大成哭,问他, 你爸爸也是这样吗?每一次他都说也是这样。但后来我知道,他是骗我的。

并且,人生中第一次觉得丢脸,也是因为,爸爸。 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一个季节过去,风的方向也改变了,衣服添一件,再减一 件,邮递员会突然送来一捆信件,一百多封,全都写着妈妈和我的名字。 小时候,妈妈一封信一封信地,把它们当作睡前故事念给我听。而那些信里,也真 的有很多很多故事,都是王子公主的童话,被写在信纸上,装在粗糙的牛皮纸信封 里,关于白雪公主、小红帽、灰姑娘、蓝胡子。而后我信心满满地在公开课上讲述 我听过的故事,英俊王子的灵魂被困于魔镜,落入恶毒王后手中,他爱上了善良的 白雪公主。森林里的七个小矮人是被施了咒语的十字军骑士,最终他们将王后骗入 林中木屋,白雪公主给她吃下有魔力的苹果,驱赶她邪恶的灵魂,也驱散她恶毒的魔咒,她变成了最善良的继母,所有人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不对,不对,不对!”全班哄堂大笑,连听课的老师也忍不住笑着拍手,语文老 师面色尴尬,黑着脸让我坐下。

自习课我躲在操场的角落偷偷哭,只有大成没有笑 我,蹲在旁边看我哭。我哭了半节课还是停不下来,他说,你等我一下。跑开又再 跑回来,手里拿了一本从阅览室借来的格林童话:“你看看这个,但是,我更喜欢 你讲的故事。” 那天晚上,我一口气把格林童话看完,觉得自己被骗了,里面的每一个故事都和我 听到的一样又不一样。我哭着去问妈妈,她只是笑,说:“傻瓜,那是你爸爸写的 童话。

他每天在船上,白天很忙、很累、很脏,晚上坐在甲板上想念我们,每晚写 一个故事,然后投进船上的邮局。可是只有经过有陆地的地方,邮局才能把信寄出 来。那是他写给你的,独一无二的童话。” 随同这些故事的,还有南半球星空的照片,字迹摇晃的日志,海上日出的铅笔速 写,漫长的极昼与想念。他细致地描述了科考船上的音乐会、篮球赛、鲜有人去的 世界尽头,描绘了科考船上一个独立又特别的社会。

可是在隐约知道有种概念叫爱 情的年纪里,我不明白一个一去就是大半年、杳无音信,有时休息不上十几天就要 再度起航去为全人类做贡献的男人,到底能给妈妈怎样的爱情? 连童话故事的结局,都是王子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是吗?生活在一起。 他像历经艰险的奥德修斯,在海洋上遭遇最美的景致与最致命的危险,他是别人眼 中的英雄,而英雄,只存在于遥远的史诗与《一千零一夜》的神话中。

所以邻居家的大成就好像是我们家里唯一的“男人”。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 一起吃饭,一起睡午觉。我会在他的脸上画乌龟,往他微微张开的嘴巴里挤牙膏,或者偷偷给他换上我的袜子,让他的脚踝边挂着蕾丝花边去踢球被嘲笑。但他还是 会和我一起睡午觉,妈妈打发我去买的油盐酱醋也都是他飞快地跑去买,我坐在巷 子口吃冰棍喝奶茶。 我不明白老师们为什么都那么热衷让我写有关爸爸的作文,也总在班会课上让我分 享,除了那些写给妈妈的信和编给我的故事,我根本不知道可以写什么。

他有多 高,手掌有多宽,喜欢喝什么酒,是不是懒得洗澡,我统统不知道。于是大成就一 篇一篇帮我写,写得道貌岸然又大公无私,里面充满了“理想”“抱负”之类远大 的词汇,总让老师们很满意。 而我总是在大成的自行车后座上,反复问他,你也崇拜我爸爸吗?你喜欢他吗? 喜欢。 为什么?我喜欢班长的爸爸,他是银行高管,每天可以开车接他回家,带他吃必胜 客。我喜欢班花的爸爸,他是电视台主播,每天都可以在电视上看到。我也喜欢你 的爸爸,是优哉游哉的公务员,到点儿下班,还会做好吃的大螃蟹! 可是你的爸爸,很爱你们。

这个对话总是一再被重复,就像每天放学经过的海河,一成不变,迎着夕阳,还有 晃眼的倒影,细碎的光在小腿边漂流过去。每当大成这样说,我就会沉默,对这个 形而上的结论嗤之以鼻,但是次日还要再让他说出来。 一直到高中,我们都在同一个班,我的物理极烂,在分科前一天,我和大成坐在海 河边看人钓鱼,我哭了很长时间,第二天选择了学理科。

可是大成只是笑,每次我 哭的时候,他都拍着我的脑袋,笑得阳光灿烂。有些人,他属于你,可你从不觉得会拥有。比如妈妈爱的那个男人。 而有些人,他不属于你,可你从未想过有分离。比如我喜欢的这个男孩。 天渐渐黑下来,我们背起书包,拍拍屁股站起来,冲着和沙滩一样脏兮兮的渤海湾 伸了个懒腰,转身要回家。

其实看到爸爸在身后,我一点儿也不惊讶。 每一次回家来,他都会先来沙滩上走一走,静静地看看大海。有时他要从广州回 来,有时是上海,还有些时候,船会沿着长江入海口逆流而上,去往内陆沿江地 带。他总要再转飞机或者火车回家来。回到他第一次离开家的港口,抽一根烟。烟 头被小心地掐灭,包在纸里,离开港口再扔掉。 妈妈做好一桌子饭菜等他进门,可是我很别扭,吃饭的时候有他,睡醒的时候有 他,回家的时候还有他,是一种浑身的不自在。

这是第一次,他的科考船在天津港靠岸,他可以穿越热烈的围观人群,远离媒体记 者,在早早初雪的冬日傍晚,安安静静地回家。 大成的脸上有识破我心思又不想说破的笑容,他掸了掸我头发上薄薄的一层雪花, 费力地从沙子里拉起单车,礼貌地说了一声“叔叔好”,骑上车子,在越来越密集 的雪花里离开了。 “我们去吃面。”爸爸笑了笑,把烟头包起来,揣进口袋。 我不知道该怎样解释自己阴暗的小心脏里跳动的那么多的复杂情绪,讨厌他,亲近 他,好奇他,疏远他,但还是乖乖地跟着他,去了一家清真面馆。“你妈妈是回族,以前总在这里吃面。现在牛肉比以前少了,只有这几片。” “妈妈做饭了。”

“爸爸饭量大。刚才那个男孩子,是隔壁大成吗?一年一年你们都长得飞快,不天 天看照片都怕认不出。你是不是喜欢他?” 我愣了一下,不留神醋就放多了。 爸爸笑了笑,胡子拉碴,鬓角还有掺杂的白发。他把我的碗挪到自己面前,把自己 拌好的面给我。我想起每次我和大成一起吃馄饨,我都会把吃剩下的一碗烂馄饨皮 推到他面前,大声说,哎呀,你吃东西真恶心! “不要担心,我不会告诉你妈妈的。他对你好不好?不好爸爸去修理他。” 我不说话,低头吃面。

 和活了十五年只见过十五次、加起来相处的时间不超过一千 个日夜的爸爸讨论“早恋”问题,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看来还没有捅破窗户纸。这年头的男孩子都不太主动,女孩子主动一点儿也没什 么。如果觉得他好,就告诉他,以后可以一起去上大学。

有些度自己把握一下就 好,但是,把握自己喜欢的人和事情更重要。” 爸爸一点一点把话说出来的腔调,很像他写来的每一封信。小时候妈妈给我读,后 来我会自己去看。一面看一面腹诽,再嫌弃地丢回去,可是好多句子,却记在了心 里。“只有海水,一天又一天、一夜又一夜的海水,即使会在这里永远睡去,也不会害 怕。

 

分类
失眠的样子

失眠的样子

再过5天,3月31就是世界睡眠日。

以书入药,治愈你心灵的“疑难杂症”

明天是世界睡眠日。

一聊起这个话题,估计有很多人摊手表示无奈:好好睡觉?不存在的。一个晚上数了上千只羊还没睡着,只能对着天花板发呆。

失眠种子真的超痛苦,晚上越睡越清醒,白天不能睡却很困,黑眼圈越来越大,脸色越来越差,感觉自己要被掏空了。

可是睡不着又能怎么办呢?有人干脆不睡了,直接通宵;有人会听听轻音乐缓解压力;还有人会做一些放松的小训练。

其实,晚上睡不着时在床头点一盏小灯看看书,也是很助眠的。今天,我给大家准备了一份助眠药方:共有5本书治疗失眠有奇效喔,最后一本保证你一翻开就能立马睡着。

不信?你试试!

这是为你准备的第 15 颗书荒药丸

治疗病症:死活睡不着,失眠囚笼

以下是小助理开出的独家药方

《和失眠说再见》

[美]Peter Hauri/Shirley Linde著

这个书名,简直说出了那些饱受失眠痛苦的人的心里话!

很多人长期失眠睡不着,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改善和解决,甚至觉得年轻人失眠很酷。哎,too naive!

不过别怕,这本书能让你成为自己的睡眠治疗师。书中有一套系统完整的睡眠改善计划,包含清晰的步骤和简明的叙述,可以提供最有用的信息,帮你找到失眠问题所在,一步步跟随它的建议,就能解决失眠困扰。

《我能让你睡》

保罗·麦肯纳 著

天呐看到这个书名,简直要感动到哭出来!宁信其有,不信其无,说什么也要买一本回来看看,说不定真的有效呢。

作者保罗·麦肯纳是世界顶尖催眠师,曾经帮助上百万人成功减肥、戒烟、树立信心和改变生活(这么难的事都做到了,失眠问题应该不在话下),主持的电视节目拥有5亿忠实观众。

他花了20年时间研究如何解决睡眠问题,失眠之境最后研究出了一套简便易行的独特方法。在这本书里,他告诉我们,一些轻松的练习和简单的思维及行为变化,就能对睡眠产生重大影响。对照着书和附带的CD进行练习,也许你也会如催眠般马上昏昏欲睡了。

《只在此刻的拥抱》

丁丁张 著

不要觉得跳跃,除了看一些专业讲解失眠问题的书以外,偶尔静下心来看看节奏舒缓、情节温暖的小说,也能获得极大的身心放松,从而更好地入睡。

失眠无情,这本《只在此刻的拥抱》就很适合睡前阅读。小说讲了两个女孩在北京这座大都市里分别经历成长、恋爱、职场中的种种难题,品尝得到与失去的个中滋味。

一个是孤身一人初到北京的年轻女孩,一个是打拼多年仍漂泊无依的都市白领,在这座巨大的城市牢笼里,她们如何勇敢活下去呢?

《言叶之庭》

[日] 新海诚 著

喜欢新海诚动画的树叶们估计看过动画版,不过小说内容要比动画更丰富,人物的心理和情感刻画也更细腻,还是很值得一读的。

新海诚的风格就是特别清纯、细腻,画面感极强,看完除了感动,还有满满的温暖

这本小说里,梦想成为制鞋师的高中生孝雄,喜欢在下雨天的上午溜到公园的日式庭院素描鞋子设计图。有一天,他偶遇了一个神秘女子雪野,相谈几次,两个人开始渐渐打开自己的心扉,互诉烦恼与理想。

不久后,孝雄发现了雪野的秘密,下定决心要帮她量身定做第一双女鞋,希望鼓励她勇敢走下去。

《高等数学》

同济大学应用数学系 著

哈哈哈哈哈,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最佳助眠读物,怎能少了这本天书呢!

当年唯唯读文科的时候,文言文、历史大事记和年份、马哲原理都背得特别熟练,可是一看数学课本就头晕眼花,立志当学霸的意志瞬间烟消云散,只想倒头就睡。完全看不懂啊,实在是怕了怕了。

现在虽然不用为了考试而学数学,但是它的助眠威力丝毫不减当年,看一页就能睡着。不信你们也去试试,复合函数的求导、闭区间上连续函数的性质、曲线的凹凸性与拐点等这些专业名词,保证再多的夜之小精灵也招架不住,只能放弃抵抗,直接睡着。

当然了,如果你是数学学霸,数学题越难越觉得兴奋,就当我什么也没说过,哈哈哈哈!

分类
失眠的样子

如果你故意要入睡,结果一定是失眠

如果你故意要入睡,结果一定是失眠。如果你想知觉到消化作用的存在,结果只有弄到胃不舒服。当我们把意识用到自己头上时,他就变成毒素了。意识是向外照射的光,它照亮我们前面的路,免得我们被绊倒。它像火车头上的车头灯,把它照进车厢,结果就一定撞车。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

无眠结界,遇见你之前,我不会失眠,不会特难过,不会在深夜里偷偷掉眼泪。

失眠之境,猫咪在我身边睡的很安详,可能它觉得你是它唯一的陪伴吧。

我始终相信,

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

也会在外表上开始生活得更朴素。

在一个奢华浪费的年代,

我希望能向世界表明,

人类真正需要的的东西是非常之微少的。

——海明威《真实的高贵》

失眠种子在我身体里肆意生长,生成了一个茧,包裹着我,把我困在这失眠之境-无眠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