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失眠那些事儿 跟失眠说再见

无眠之界

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好的字条打开,那是秋初在青羊宫抽的签,上面 写满暗语天机,道人叮嘱保存一年,上面写着: 满池清水满池莲,哪怕炎蒸六月天, 正是吉人行好运,炎消祸减福随缘。 注解:名有望,利堪求,行人吉,婚可谋,病无忧,讼即解,家宅泰,乐 优遨。 上上吉。这些原本凑趣搞着玩的东西似乎在冥冥中有所应验。“名望有、利堪 求”算是勉强套上,“行人吉”指的应该是弟弟星星,不管星星人在哪里,希望他 好运高照、逢凶化吉。那“婚可谋”指的又是什么,碧玉? 碧玉,一想到她,心就不可控地狂了起来。

他没有反抗地跟随双腿的牵引去了小旅馆所在的九龙巷,但只是在巷口站了一 阵,左右打望了几眼,最终还是选了离开。 落坡的太阳像半个泡红了的鸭蛋黄,不是悬在地平线上而是挂在街道的顶端,把大街小巷染上了相同的颜色;光线中的男人女人、大人小人、好人坏人,各怀心 事走在路上,表情和他一样,关在各自的世界中,想心事。 回宽巷子踏进院子,见桑树下吴妈和老黄在推豆浆,他才打住思绪朝他们走了 过去。老黄跨坐在长凳的一端把凳子中央的磨子推得哗哗地响,吴妈斜坐另一端,手 里端着小盆子,从里面舀一勺水泡黄豆,避开转动的石磨手柄麻利地将东西倒进磨 子中间的小圆孔;磨子一圈圈地转,磨开的豆子合着水变成淡黄的浆汁从两层石磨 间挤压而出,顺着下方槽子流进木桶。不晓得老黄说了句什么,吴妈提起勺子锤 他,老黄忙闪向一边,见他进门,两人同时转头。

吴妈放下盆子跑了过来,“恭喜恭喜了!” “消息这么快!”他探头看看内院。 “我就说嘛,我们华生聪明,肯定出息,你可不是一般的徒弟,你是正宗金牌 徒弟。”吴妈手一操嘴一瘪,似乎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那你不是要拿主任的钱了?”老黄右手握着磨子把手仰望。华生想了 想:“试用两个月要是还在那个位置上的话。” “那你运气才好呢,年纪轻轻当主任,不费力气就挣大钱。” “你咋晓得不费力气,人家每天要想咋放好电影。”吴妈开顶。 “未必然想一下都算力气,华生就是运气。”老黄不服气似的放大了声音,同 时把手里的磨子转得沙沙作响。 “慢点儿,推那么快豆子都没磨烂。”吴妈吼他,“我看你是妒忌。” “我才不妒忌,我是讲事实,事实。” “你就是妒忌,就是。” 他见插不上话,朝两人拱拱手往内院走,想必师母还等着有话要问。上房堂屋里,周伯千正独自喝着小酒,四下并不见其他的人影。

“来,一起喝一杯,青城山茅梨酒。”周伯千举着一个酒葫芦招呼。 “师母和可儿呢?” “去找你两个姨妈了,晓得你升职,高兴,报信去了。”周伯千剥了一颗生花 生放进嘴里。华生拉过旁边的藤椅坐了下来,拿起空杯给自己倒了小半杯,酒气甜 香扑鼻。吴妈端着两只大碗走进来,安排好饭菜后退下,由着师徒两个边吃边聊。 “在外说事情回家聊心情,我说,升了职得意一下可以,但不要忘形,不要翘 尾巴,人最怕就是得意之后忘形,惹祸!”周伯千爱惜地看着徒弟。 “晓得,有尾巴也夹好

 

分类
失眠的样子

无眠结界

如果你故意要入睡,结果一定是失眠。如果你想知觉到消化作用的存在,结果只有弄到胃不舒服。当我们把意识用到自己头上时,他就变成毒素了。意识是向外照射的光,它照亮我们前面的路,免得我们被绊倒。它像火车头上的车头灯,把它照进车厢,结果就一定撞车。
——鲍里斯·帕斯捷尔纳克《日瓦戈医生》

无眠结界,遇见你之前,我不会失眠,不会特难过,不会在深夜里偷偷掉眼泪。

失眠之境,猫咪在我身边睡的很安详,可能它觉得你是它唯一的陪伴吧。

我始终相信,

开始在内心生活得更严肃的人,

也会在外表上开始生活得更朴素。

在一个奢华浪费的年代,

我希望能向世界表明,

人类真正需要的的东西是非常之微少的。

——海明威《真实的高贵》

失眠种子在我身体里肆意生长,生成了一个茧,包裹着我,把我困在这失眠之境-无眠结界。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睡眠习惯

       只要孩子的让他自己或家长感到困扰,那就是有了睡眠问题。睡眠问 题有的是显性的,很容易被家长察觉;有的却是隐性的,很容易被忽略。例如,如 果孩子总是跟你抱怨他无法安然入睡,或者夜间你总是被他吵醒,那很明显你的孩子有睡眠问题。事实上,常见的睡眠问题是很容易被察觉的,如夜间入睡困难,睡 眠中易醒、需要家长安抚才能继续入睡,早晨醒不过来或醒太早,日间昏昏欲睡。 另外,夜惊、梦游、遗尿等症状也是非常明显、容易辨认的睡眠问题。

然而,有时候家长很难判断孩子是否有睡眠问题。如果孩子晚上睡得少,白天 还是神采奕奕,家长们就吃不准实情了。同样,如果孩子双休日睡得很足,到了星 期一却还是打不起精神来,家长们也会非常困惑。家长和老师可能会以为孩子在课 堂上呼呼大睡是因为对学习提不起兴趣,事实上孩子很可能是没有休息好或者患有 嗜睡症。家长会觉得孩子变得懒散与易怒了,殊不知在他的行为背后隐藏着更深层次的 原因——他有睡眠问题亟待解决。

有的家长觉得孩子睡得很好,都打鼾了,却不知 道打鼾可能正反映出他在睡眠中呼吸不顺畅,从而干扰他的睡眠,让他在白天变得 疲劳与易怒。 在诸多睡眠问题中,最不被重视的恐怕就是“睡不够”了。每个孩子每天需要 的睡眠时间并没有标准值,所以很难单单从时间长短来判断孩子到底有没有得到充 足的休息。图1-1显示了各个阶段的未成年人每天所需的平均睡眠小时数,包括夜间 睡眠与白天打盹。婴儿在出生几个月后,每天所需的睡眠时间就减少到11或12小时 ,并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减少。同龄的未成年人在睡眠总时长上相差无几,但分配 睡眠的方法大相径庭。

比如,同样是9个月大的婴儿,有的习惯在夜间睡9个小时, 在白天打两次盹,每次持续90分钟左右,而有的却习惯在夜里睡足12小时,白天根 本不打盹。 一般来说,正常的孩子应该很容易入睡,睡眠质量非常高,在早晨能自行醒来 ,白天小睡的时间也应该与其年龄相符。如果你的孩子白天举止正常,作息规律, 那他应该是睡眠充足的,相反,如果你的孩子早上叫不醒,或者周末会赖床一两个 小时,那他很可能没有睡够。尤其是当孩子白天昏昏欲睡,或者到了下午明显表现 出注意力不集中,行为举止异常,那十有八九他没有睡够。图1-1 未成年人睡眠时间参考值 尽管我们可以通过仔细观察儿童白天的行为举止来判断其是否昏昏欲睡或举止 异常,但是,由于儿童缺乏足够睡眠的外在表现具有隐蔽性,所以一般很难判断。 例如,一个两岁的婴儿晚上只睡8小时,白天却精神很好,举止正常,看上去已经睡 够了。

可是,8小时的睡眠时间对一个两岁的婴儿来说是远远不够的。如果家长能找出孩子只睡8小时的原因,并及时作出调整,那么孩子应该会多睡1~2小时。此时, 家长会发现孩子的行为举止有了很大的改善,然后发现一些之前没有发现的征兆, 而这些隐蔽的征兆正显示出孩子睡眠不够充足。睡眠充足的孩子白天心情更好,也 更容易集中注意力。 除了“睡不够”,另一个常常让人感到困扰的睡眠问题就是夜间多次醒来。

有 的儿童(通常在6个月到3岁之间)会在夜里醒来好几次,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能睡 足所需的睡眠时间。他们每次醒来,都需要家长安抚,才能回到睡眠状态。家长们 总是不能确定这样的状况是否正常。一般来说,一个足月出生的婴儿在三四个月时 就能持续一整夜的睡眠状态了,也就是说,他们即使在夜间醒来,也能自己再次入 睡。五六个月的孩子在夜间醒来后无法自己入睡,或者在持续几周甚至几个月的良 好睡眠后又开始在夜间频繁醒来,家长就要注意了,孩子的睡眠连续性可能出了问 题。在探讨具体的睡眠问题及解决方法之前,读者需要了解一些睡眠的基本知识。 尽管不必对所有的睡眠研究成果烂熟于心,但是,了解一点睡眠的基本概念、儿童 正常睡眠习惯的养成、错误睡眠习惯类型等知识,也是有益无害的。它们能帮助你 在孩子错误睡眠习惯的萌芽阶段提高警惕,在其养成阶段予以纠正,同时预防其他 睡眠问题的出现。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失眠之境

 咋呢,起烦恼了?”华生问他。 “不至于,就感慨两句。” “还没问你呢,毕业回来有啥打算?” “嗯,有些小打算”。 “要去队伍上?” “找时间慢慢摆,话长。”大毛拿上筷子夹了一口菜塞到嘴里,把话岔 开,“你呢,有啥新动向?”他看看华生,又看看店外。 “你指啥动向?” “刚才有人可是只给你烫菜夹菜。” “又在说笑。” “咋呢,没有的事?” “没有。” 大毛眨了眨眼睛,怀疑起自己的判断,“好吧,那是我想偏了。吃饭吃饭。” 从初一开始气温就冷得让人不想离开火盆,到了初三晚上放在门外喂猫的水碗 里结了冰块,转到白天,居然飞起了少见的毛毛细雪,淡淡地飘在天空,像是有人 耐烦地蹲在天上往下洒食用盐。雪落到地上没有化开形成粉末状铺着,把城市改了 一个颜色。华生按承诺去帮大毛物色旅馆。

近来市区内的旅馆客满,自从仗打起来以来, 来成都逃难躲灾、做生意的人越来越多,有些常客包住在旅馆十天半个月不走,过 年都不例外。好不容易在北新街和九龙巷找到两间合适的床位,价格还算公道。 同学们如约到达,大家先在旅馆做了登记,然后臃肿地踏着潮湿的路面集体去 华兴街吃蛋炒饭。席间新老朋友说了很多豪情万丈的话,最后勾肩搭背回各自的住 处歇息,大毛让他帮着送九龙巷的几个。 华生领着同学们经中山公园[1]向旅馆走去。夜色冷风中公园门前空无一人,远 处几个人影晃荡一下隐入了旁边一条蜿蜒后伸的小街。那条街叫作三桂前街,深处 有很多做“人肉”生意的地方,烟花柳巷、灯影暗淡,一单单生意趁黑在暗中进 行,敢往那边走的大致都是自甘堕落或不怕堕落的人,规矩些的都不走那一方,怕 沾上晦气更怕被熟人看到。对于和道德沾边的事情、地方,大家历来敏感谨慎,有 些错误可以犯,而有些错误犯了会在家里家外抬不起头。 他们过街去了对面。 到达九龙巷,进了旅店半掩的大门,顺黑暗的通道往前几步便站在了登记窗口 昏暗的灯光下。天井中漱夜嘴的老板抬头看了一眼,擦着嘴巴回登记室取钥匙,领 着他们去了客房。房间还算干净,四张小床分别靠在两侧墙壁,如果躺在上面不发 出鼾声的话,不会有任何的影响。老板领着看了老虎灶取开水的地方,指了茅房的 位置,匆匆退下。不久,门口出现一位穿花棉袄花棉裤的女子,额前的刘海一看就 是火钳夹出来的效果,一个经济不宽裕却喜欢打扮的人,身上唯一奢侈点的是那股 说不清是肥皂水还是驱蚊水的味道。这是干什么的,华生不用多猜已基本了然。

女 子靠在门框上,搓着冻红的手问大家:“先生些,想不想找人摆龙门阵嘛,或是坐 下来打几圈小麻将?” 男同学们没见过这种阵势,你看我、我看你,不晓得如何应对。女子向着身后 喊了声:“碧玉,搞快些。”随着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她的同伴出现在房门口。 那是一位着杂色棉衣棉裤秀发齐肩的姑娘,慢慢地走过来站在那儿,对着大 家。在她出现的前一秒华生就已莫名的心跳加快,而在和她目光相遇的瞬间他几乎 失去了呼吸,盯着面前的那张脸,脑子里瞬间飘满雪花。是她,裁缝店消失的那位姑娘。 姑娘的刘海梳了起来,用小卡子别住露出了光洁的额头,显得特别安静,犹如 夜风中开放的一朵野花。和同伴比起来,同样的花衣花裤,前者土俗她则是绝美, 一瞬间华生只觉得心口脑子同时被轻轻一击。姑娘显然也认出了屋子中间站的人, 有些拿不定主意是跨进来还是退出去,她的姐妹还在靠门框,靠完左边靠右边。 对于可能的再次相遇,他曾经设想过一些情景对白,比如相遇在书店,就 说“你也来买书啊”;在街上,说“你也在逛街”;在电影院,就说“你也喜欢看 电影”。目前的状况是完全没料到的那种,什么话也说不出来,都过了好几秒,才 听见自己喉咙里的声音:“你跟我来一下。”然后顾不得几个同学傻子一样的眼 光,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此种情况此般地离开肯定是需要勇气的,他晓得自己周 身的勇气来自于这段时间对她的想念。

他并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便在天井停下来等 着。姑娘跟上来迟疑地问了声:“要不要去我那里喝口茶?” 他答:“好的。” 心情好似井里上下浮动的水桶,既有遇见的惊喜又有现实的失落,即使最无边 际的猜测也绝猜不到她是如此境况,但是不管该不该去喝这杯茶他都做不到拒绝。 姑娘埋头走在前头,领着他顺窄窄的街沿朝旅馆后院走,不时回头提醒:“不要走 下面,有青苔。” 她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碰得人心头叮叮当当作响。他乖乖地跟着,姑娘经 过靠外墙的一排简陋矮房子,走到最后的一间,一推门把他让了进去。 这便是她的“家”了。房间很小,只有半个房间的面积,对门另一端有扇打不 开的死窗户,只透光不透气,窗外有棵挂着细雪的小树。屋内没有装饰,靠窗矮条 桌、靠墙小床小灯柜,外加上床下塞着的箱子等,就是所有的家当。中央地上放着 火盆,灰白的炭块仍带火光,屋里十分暖和。姑娘没有管他,自顾自从门后拿了火 钳和一个小陶瓷罐走到屋子中间蹲下,往里加了新的孵炭儿[2],待热度起来才回身 去条桌上倒茶水。 “你叫碧玉?”他用这句恰当的话开了头。四周没有可以供人坐的凳子,他坐到了床沿,“名字很好听,很配你。”他还是个清白男子,对床的用途没有多想。 “有啥好听的,小家子气,小家碧玉。”

姑娘客气着递过来一杯热茶,他笨笨 地起身,不想头撞上了床的蚊帐杆;一乱,水又洒出来烫了手;赶忙坐下,脚却不 小心踢到了床下的盆子,他的紧张惹得碧玉扑哧笑出了声。 “不,不,碧玉,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他吟着诗,掩饰起尴 尬。“这两个字还能作诗?我只晓得它的颜色。”碧玉诚实地看着他,他便估计她 没怎么念过书,忙岔开了话题以免有卖弄之嫌,“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此话一 出口便觉得不妥,那像是在说你不该在此地出现,于是他开始无话找话,“房间很 整洁,我是说你很会收拾屋子。” “房子小,有啥好收拾的。” “上一次在裁缝店,你走得突然。”他把心头想的说了出来。 碧玉回身靠在了桌边,“你家小妹妹好吗?” “你还记得。”他闻言自然是窃喜,说明她也没有忘记。

“嗯,你那天围了一条好好看的红围巾。” 他暗暗念着三生有幸,哪怕她记住的只是围巾。 隔壁屋子有了动静,是碧玉的同伴,正放大着失望的声音:“睡觉,莫得搞 头。”隔壁房门重重地关上,华生觉得有点滑稽,想象着同学们被吓坏的样子。一 个男人在店里找姑娘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胆子,这个胆子不是敢不敢猎 奇而是敢不敢堕落,刚才他当着大家的面把人带走,对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今 晚有人胆敢走在危险的边缘,这个话题大概可以刺激他们一个晚上。

 

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睡眠障碍

     我在波士顿儿童医院的儿童睡眠障碍中心工作时,经常会接到家长们打来咨 询儿童睡眠问题的电话。每当我接起电话,家长们就会纷纷诉苦,比如绝望地说“ 我已经束手无策了”或者“我们已经智穷计尽了”。这样的电话接得多了,我也就 自然而然能猜出他们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通常来说,这些家长都有一个5个月到4岁大的孩子(大部分是家里的第一胎) ,这个让父母头疼的孩子要么无法安稳地一觉睡到天亮,要么会在夜里反反复复醒 来。家长们疲于应对,表现得沮丧、筋疲力尽甚至怒气冲冲,家庭关系因此变得紧 张。家长们开始怀疑,到底是遗传方面出了问题,还是自己没有尽到做家长的责任 。

在我遇到的绝大部分案例中,家长们在打电话求助之前就已经咨询过身边的亲 朋好友甚至儿科医生了,而他们得到的建议无非是“你就随他哭闹去吧,哭完了就 消停了,不能太宠着他”,或者“这是挺自然的一个阶段,等他慢慢长大,自然就 好了”。尽管家长们不想放任不理,但是在绞尽脑汁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都不奏 效之后,就开始考虑破罐子破摔了。

家长们越是绞尽脑汁去尝试各种办法,这种消 极的放任情绪就来得越猛烈。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受不了,他们会想:“在我自己崩 溃之前,这孩子能不能消停啊?” 一开始,事情还处于可控阶段,但是,如果孩子晚上睡不好,或者有其他闹心 的睡眠问题,比如夜惊、遗尿、做噩梦或打鼾,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束手无策。但 事情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通过努力,绝大多数儿童的睡眠障碍都可以得到缓解 ,部分可以完全治愈。在这本书里,你可以找到睡眠问题的分类方法,从而自己为 孩子确认症状。同时,本书也提供了很多解决问题的实用方法供家长们参考。 我在儿童睡眠障碍中心工作时,通常会同时会见家长与孩子,和他们一起探讨 如何解决孩子的睡眠问题。我会详细询问孩子的睡眠情况,搞清楚睡眠问题的发作频率与持续时间、发作时症状如何、在症状出现时家长采用的处理方法以及家族病 史及其他可能影响睡眠的因素。了解以上信息之后,给孩子进行体检,个别案例再 辅以实验室研究,一般情况下,我都能准确判断出睡眠障碍类型与起因,从而与家 长一起解决问题。

我们通常不采用药物治疗,而是与家长一起给孩子制定新的作息 规律,探讨新的应对方法。 治疗中,需要矫正儿童的生物节律,至少需要重新制定作息规律,让儿童适应新的入睡时间 ,母亲们则要减少夜间喂食。在此过程中,家长们需要正确掌控孩子的行为,适当地激励孩子。

我通常会不厌其烦地与家长们讨论治疗方案的每一个细节,让他们赞同这个方 案并且有自信从始至终贯彻它。因此,在讨论中,我尽量让家长来做选择。每个家 庭的文化背景与社会层次都不同,最佳治疗方案也大相径庭。如果孩子年纪稍大一 点,我们会征求他的意见。这样得出的方案才能恰如其分地符合每一例个案。 儿童睡眠障碍既不是家长失职导致的,也不是一个所谓的“自然阶段”可以等 它自然度过,有睡眠障碍的儿童通常没有任何生理问题和精神障碍。

在不同的家庭 和社会环境中,儿童睡眠障碍是普遍存在的,而通过适当的治疗,绝大部分症状都 能得到缓解。 我们对不同类型的睡眠障碍采取“分而治之”的方法。如针对睡眠中的呼吸暂 停综合征,我们通常给予药物治疗,或者辅以外科手术。而在应对抑郁性嗜睡、做 噩梦、夜惊或黑夜恐惧症等障碍时,我们则更多地考虑情绪因素。总之,准确判断 病因非常重要,唯有如此才能对症下药。 儿童的睡眠状况不仅会影响其以后的行为习惯,更会影响家长对孩子的评价。

我常常听到家长们说:“我的孩子真是个好孩子,不哭不闹,等我们摇他,他才醒 来吃奶。”尽管家长们说的是婴儿睡眠状况良好,但这种评价不由自主地就有了道 德评价的意味,在他们看来,不哭不闹的孩子是“好”孩子。 这种评价很容易影响家长对待孩子的态度。如果孩子有睡眠问题,家长就会焦 躁不安,会很自然地将这样的孩子称为“坏”孩子。

如果夜夜都要照顾一个哭闹不 休的孩子,反复起来安抚他,家长的睡眠就会完全被剥夺,如果情况严重,家长的 负面情绪还会延续到第二天白天,他们会感觉心力交瘁。此时,家长与孩子间的关 系就会变得紧张,甚至波及与配偶、朋友的关系。如果你正在遭受如上所述的痛苦生活,那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的孩子可以睡得更好,你也可以睡得更好,而解 决之道就从准确判断孩子睡眠障碍的类型开始,循序渐进,找出治疗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