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与君共无眠 失眠的样子

挂了电话 失眠了

      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去了东江港,在燥热的暑气里,坐在满是垃圾的海边,放声大 哭。要是我听了爸爸的话,从高中起就告诉他我们永远不分开,结果会不会不同? 这个夏天,大成去了大洋彼岸。有时我站在海边,视线越过苍茫大海,觉得自己可 以看到美国东海岸。 这个夏天,爸爸再度回来了。这头发半白、军人出身的老工程师,有了长达一年的 休假。 这个夏天,我在家过暑假,所以爸爸很快就发现了大成的消失,但是他什么也没 说。他傍晚带我去海河钓鱼,周末全家去郊区烧烤,开车去承德避暑山庄,妈妈说 不如直接去北京,爸爸摆了摆手,说,不好玩。这种默默的体贴只会让我觉得可恶。

 

所以再开学后,我不再每周都回家。因为时 差,和大成聊天也没有那么多,他说学习很忙,语言关要恶补,活动很多。偶尔会 收到他与同学一起去美国各地旅游的照片,还有盖着奇形怪状邮戳的明信片。 直到又一个学期结束,他破天荒给我打了一次国际长途,说,其实,国外很寂寞, 没有文化认同感。留学生都开玩笑说“国内好脏好乱好热闹,国外好山好水好寂 寞”。我没有抵抗住寂寞,我有了女朋友,我们一起住,这样每个晚上,才能觉得 没有那么孤独。 原来怕孤独的人,不止我一个。原来你也是脆弱的,大成。 大成,我想哭。 我挂掉了电话,却没有哭。 后来,大成有女朋友的事穿过了大成家的门,飘进了我家的门。妈妈一直碎碎念, 说,你看大成,再看你呢,让你爸给介绍个好的。 可是爸爸却放下自斟自饮的小酒杯,说:“我们全家一起去旅行吧。” “好呀,去哪里?”妈妈还是那个欢呼雀跃的小姑娘,可是我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 就变得不再轻盈,也不再想做那些无聊而叛逆的事情了。

“都别问,我来安排。” 就这样,我竟然在开往南极的游轮上度过了十三天,这是第十四天。 “我以为你深恶痛绝南极,好不容易要旅行,竟然又来。”“那是我最熟悉的海水,最熟悉的极昼,最孤独的日日夜夜,我想让你也看一看。 虽然没有机会上科考船,但是游轮更舒服。”爸爸说着哈哈笑起来。 在海上的每一个夜晚,最清楚的两样东西,就是星光与心跳。 大口大口呼吸清冷的空气,我和爸爸一起躺在甲板上,一个一个地数南天星座,孔 雀座、剑鱼座……爸爸伸出手去就知道明天是晴天还是多云,知道风从哪里吹来,知 道可不可以看到企鹅。 可是我想念的男孩子,却和我不在一个半球,不在一个季节,看不到同一片星空, 也不会再在我哭的时候,露出明眸皓齿的笑容。 爸爸说:“你看,那么多星星连成了那么多星座,可是它们每一颗之间都那么遥 远,看不见彼此,感受不到彼此,也影响不到彼此。但是它们会被联系起来,成为 有关系的两颗星星,这多奇妙。” “所以呢……”我知道,这是老工程师要开始讲他的人生哲理了。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理所当然要陪在你身边,也没有人会永远等你……” “所以我早就说,你和妈妈不是爱情。” “但是……” “我最讨厌转折……” “但是,你总要相信,浩瀚星空,茫茫人海,总有一个人会一直等着你,而那个会 一直等你的人,才是今生会在一起的人。比如爱人、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