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失眠那些事儿 跟失眠说再见

无眠之界

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折叠好的字条打开,那是秋初在青羊宫抽的签,上面 写满暗语天机,道人叮嘱保存一年,上面写着: 满池清水满池莲,哪怕炎蒸六月天, 正是吉人行好运,炎消祸减福随缘。 注解:名有望,利堪求,行人吉,婚可谋,病无忧,讼即解,家宅泰,乐 优遨。 上上吉。这些原本凑趣搞着玩的东西似乎在冥冥中有所应验。“名望有、利堪 求”算是勉强套上,“行人吉”指的应该是弟弟星星,不管星星人在哪里,希望他 好运高照、逢凶化吉。那“婚可谋”指的又是什么,碧玉? 碧玉,一想到她,心就不可控地狂了起来。

他没有反抗地跟随双腿的牵引去了小旅馆所在的九龙巷,但只是在巷口站了一 阵,左右打望了几眼,最终还是选了离开。 落坡的太阳像半个泡红了的鸭蛋黄,不是悬在地平线上而是挂在街道的顶端,把大街小巷染上了相同的颜色;光线中的男人女人、大人小人、好人坏人,各怀心 事走在路上,表情和他一样,关在各自的世界中,想心事。 回宽巷子踏进院子,见桑树下吴妈和老黄在推豆浆,他才打住思绪朝他们走了 过去。老黄跨坐在长凳的一端把凳子中央的磨子推得哗哗地响,吴妈斜坐另一端,手 里端着小盆子,从里面舀一勺水泡黄豆,避开转动的石磨手柄麻利地将东西倒进磨 子中间的小圆孔;磨子一圈圈地转,磨开的豆子合着水变成淡黄的浆汁从两层石磨 间挤压而出,顺着下方槽子流进木桶。不晓得老黄说了句什么,吴妈提起勺子锤 他,老黄忙闪向一边,见他进门,两人同时转头。

吴妈放下盆子跑了过来,“恭喜恭喜了!” “消息这么快!”他探头看看内院。 “我就说嘛,我们华生聪明,肯定出息,你可不是一般的徒弟,你是正宗金牌 徒弟。”吴妈手一操嘴一瘪,似乎一切都在她意料之中。 “那你不是要拿主任的钱了?”老黄右手握着磨子把手仰望。华生想了 想:“试用两个月要是还在那个位置上的话。” “那你运气才好呢,年纪轻轻当主任,不费力气就挣大钱。” “你咋晓得不费力气,人家每天要想咋放好电影。”吴妈开顶。 “未必然想一下都算力气,华生就是运气。”老黄不服气似的放大了声音,同 时把手里的磨子转得沙沙作响。 “慢点儿,推那么快豆子都没磨烂。”吴妈吼他,“我看你是妒忌。” “我才不妒忌,我是讲事实,事实。” “你就是妒忌,就是。” 他见插不上话,朝两人拱拱手往内院走,想必师母还等着有话要问。上房堂屋里,周伯千正独自喝着小酒,四下并不见其他的人影。

“来,一起喝一杯,青城山茅梨酒。”周伯千举着一个酒葫芦招呼。 “师母和可儿呢?” “去找你两个姨妈了,晓得你升职,高兴,报信去了。”周伯千剥了一颗生花 生放进嘴里。华生拉过旁边的藤椅坐了下来,拿起空杯给自己倒了小半杯,酒气甜 香扑鼻。吴妈端着两只大碗走进来,安排好饭菜后退下,由着师徒两个边吃边聊。 “在外说事情回家聊心情,我说,升了职得意一下可以,但不要忘形,不要翘 尾巴,人最怕就是得意之后忘形,惹祸!”周伯千爱惜地看着徒弟。 “晓得,有尾巴也夹好